经济指标

<p>最初支持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亲商业议程的商界领袖开始担心他的民粹主义行动可能实际上损害了经济</p><p>布里奇沃特协会的亿万富翁雷·达利奥和联合首席投资官鲍勃·普林斯周二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他们担心特朗普的民粹主义倾向将压倒他的亲商业议程</p><p>在特朗普当选胜利之后最初看好的普林斯和达利奥对特朗普的侵略行为是否有思想或鲁莽表示不确定</p><p> “虽然有很多潜力可以改善财政政策并进行有益的结构性改革,但他的民粹主义政策也可能会伤害世界经济[更糟糕],”他们在彭博社获得的报告中说</p><p>特朗普上周吹捧了他的“美国第一”政策,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将美国赶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他在竞选期间作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贸易协议抨击,并承诺重新谈判北方美国自由贸易协定,他说美国制造业遭到破坏</p><p> “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和军国主义增加了全球紧张局势和冲突风险</p><p>由于这些原因,虽然我们仍然保持开放的态度,但我们越来越关注特朗普政府的新政策,“达利奥和普林斯说</p><p>卡尔森资本(Carlson Capital)在每季度致客户的一封信中警告说,特朗普提出的对进口征税和出口补贴的建议可能会引发全球经济萧条</p><p>特朗普的六位顶级竞选助手组成了一个支持白宫议程的非营利组织</p><p> “美国第一政策”的形成旨在平息特朗普竞选顾问中不同人士的异议报告</p><p>该组织计划研究公共政策并促进特朗普的青睐</p><p>作为他的方法的一部分,特朗普重组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将白宫政治战略家史蒂夫·班农加入其中并降低了军事和情报投入的重要性,这是政府过去常常要避免的事情</p><p>周二,自由派智库卡托研究所将特朗普的“美国第一”政策描述为黑暗 - 一方面表明他赞成孤立主义,但却承诺消除伊斯兰恐怖主义</p><p>特朗普称北约等联盟受到质疑,但他的正式演讲表明了一种务实的贸易方式</p><p>研究员艾玛·阿什福德(Emma Ashford)列举了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四种选择,从“真正的孤立主义”和“务实的权力”开始</p><p> “根据阿什福德的说法,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学说的第三种选择是一种远不那么务实的”全球运动“</p><p> “借鉴[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和史蒂夫班农等关键顾问的观点,特朗普可以接受一种”文明冲突“的方法</p><p>这将使所有其他外交政策危机从属于反对激进伊斯兰教的运动,他和各种顾问认为这种运动包括伊朗,基地组织,